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1型神經纖維瘤病中腫瘤侵襲性的新標記

在研究人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Kimmel癌癥中心的報告說,從人與罕見的遺傳性綜合征型神經纖維瘤病(NF1)腫瘤樣本他們的研究已發現新的分子線索哪些腫瘤是最有可能是在那些與NF1侵略性。研究人員認為,這些線索可能會促使人們尋求更多定制的,相關的治療方法,從而使患者免于難以接受的治療。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腫瘤學和眼科副教授,約翰·霍普金斯·金梅爾癌癥中心的成員,研究負責人Fausto Rodriguez醫師說:“有些NF1腫瘤很難歸為良性或惡性。“使用另一個分子標記進行評估將有助于我們對治療結果做出更好的預測。”

該研究的摘要在線發表在8月28日的《神經病理學通訊》上。

NF1是由NF1基因突變引起的。盡管總體上很少見,大約每3000人中就有一個,但它是最常見的所謂遺傳綜合癥之一。所有案例中大約有一半是遺傳的。

患有NF1的人傾向于在大腦中以及沿著皮膚的整個身體的周圍神經沿周圍神經發展多種腫瘤,也傾向于形成胃腸道,腎上腺和其他軟組織的罕見腫瘤。每位患者的腫瘤總數在其一生中差異很大,從幾到幾百不等。盡管大多數腫瘤生長緩慢(低度)且是良性的,但一些良性周圍神經瘤(神經纖維瘤)會發展為所謂的惡性周圍神經鞘瘤(MPNST),這種腫瘤經常轉移,難以治療,并且是導致該病的主要原因NF1患者死亡。

隨著時間的流逝,羅德里格斯說,他注意到他所檢查的許多高級,侵略性NF1腫瘤都缺乏ATRX蛋白,這種缺失與稱為ALT的癌癥特異性生物學過程有關,是端粒選擇性延長的縮寫。聯合研究員Christopher Heaphy博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ALT專家兼病理學和腫瘤學助理教授解釋說,在細胞核中每個染色體的末端,六個DNA“字母”序列被重復多達2,000次,形成所謂的端粒。他說:“端粒就像是鞋帶末端的塑料帽。”“它們保護染色體免受磨損或混亂。”

在細胞分裂之前,它必須復制其染色體以及端粒,但是端粒的尖端無法復制。Heaphy說,因此每次細胞分裂都會丟失幾十個DNA字母,從而使端粒長度成為細胞年齡的替身。

Heaphy說,由于癌細胞比大多數健康細胞分裂的頻率更高,因此它們的端粒縮短得更快,從而使細胞處于染色體不穩定,細胞死亡和“基因組災難”的危險中。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大多數癌細胞會開啟一種叫做端粒酶的特殊酶來維持其端粒的長度。(Carol Greider博士,Johns Hopkins的Daniel Nathans教授兼分子生物學和遺傳學主任因發現端粒酶而獲得了200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Heaphy說:“但是,一部分癌癥不會激活端粒酶,而是使用ALT機制。”ALT使用同源重組(一種遺傳物質的交換)來延長端粒,但這種情況到底如何發生仍在研究中。

為了評估ALT在NF1腫瘤中的重要性,Rodriguez,Heaphy及其同事使用了熒光探針照亮端粒,檢查了256名NF1患者的426個腫瘤樣品。

總體而言,在23例與NF1相關的神經膠質瘤中檢出了ALT(占32.9%)。在ALT陽性腫瘤中,有14例(60%)是高度或侵襲性腫瘤,而47例低級神經膠質瘤中只有9例(19%)是ALT陽性。

在99個MPNST樣本中,有93個在已知患有NF1的患者中發展。148名患者中有15名(17%)存在ALT,但研究的77例神經纖維瘤和所有其他較罕見的腫瘤中幾乎完全沒有ALT(46),只有兩例均為惡性腫瘤。

Rodriguez說:“數據顯示,ALT通常(盡管并非總是如此)與NF1患者更具侵略性的腫瘤有關。”“它比神經膠質瘤更容易發生在神經膠質瘤中。”

該小組還使用相同的分析方法評估了ALT陰性的腫瘤細胞。他們評估了總體端粒長度,并將其與同一樣本中非癌細胞中的端粒長度進行了比較,然后評分為短,正常或長。

在評估的183例ALT陰性神經纖維瘤中,所有端粒長度均視為正常。相比之下,在測試的30例ALT陰性神經膠質瘤和30例ALT陰性的MPNST中,正常端粒分別僅占57%和50%。盡管端粒長度改變普遍存在,但在神經膠質瘤中端粒異常長(40%),而在MPNSTs中端粒短(47%)。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